从“心内科主任医师”到“大管家”:他在仁济西院当起了“居民小组长

1月20日,在西院区实施闭环管理开始,心内科主任医师张清就有了双重身份,既要负责心内科病区,又是西院区闭环管理期间临时党支部书记。

1月21日晚间,仁济西院区在为院内滞留人员安排酒店时,心内科主任医师张清当上了“小组长”,要管理隔离点200余名人员。成立临时党总支后,作为党支部书记的他立即推选了5名支部委员,并制定了党支部章程,明确了大家的工作职责和任务。

每次核酸检测,张清都要组织200多名人员到西院区进行采样。“第一次把200多个人分批组织到西院区真的是累坏了,我嗓子都喊哑了。”张清如是说,“那天以后,我就请我们楼里的小年轻帮我淘宝下单买了个便携式的喇叭。”

除此之外,张清每天晚上要清点人数,了解大家的需求。因为房源紧张,且是随机分配的,有些房间没有窗户不通风,有些房间马桶堵住了,有些人回来晚了饭没了……诸如此类的事他都要一一帮忙解决。

“原本上周三做导管手术的病人,大部分都能在次日出院,旦这次突发疫情把病区原有的计划打乱了。”张清说,“当时大部分患者及家属都很慌张,而医护人员不仅要做好医疗救治,更需要对患者和家属进行安抚。”

在心内科病区做介入的患者大部分是不需要陪护的,为了减少患者及家属的焦虑,病区医务人员逐一向患者及其家人告知情况,并告知他们需要做好两周隔离的准备。考虑到大部分人没有携带14天所需要的生活用品,病区里的医护人员把自己的物资分给患者。经过安抚后,患者们的情绪都比较平稳。

为解决不能来看门诊的患者的配药、随访问题,张清通过“互联网医院”,在线上为患者解决问题。

1月21日,来自新疆的患者吾布力(化名)正准备出院了。没线稿一早醒来,便发现自己的儿子进不了院区。由于临时有事,患者儿子阿布都(化名)就先自己返回新疆了。由于无法与在飞机上的儿子取得联系上,吾布力又不会说汉语,机票也不知道怎么改签,焦急之下,他就在病区哭了起来。张清了解情况后,试图与阿布都联系,终于在飞机落地之后与其取得了联系,并顺利把飞机票退了。随后,护士长把自己的葡萄干送给了他,希望家乡的土特产能让吾布力缓解思乡之情。问题解决之后,吾布力高兴地在病区跳起了新疆舞,病房的紧张情绪瞬间轻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