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的心脏、狭窄的“心门”,还有卒中“红色警报”!

大众医学  发布于:2020年9月12日 20:47 


心脏畸形、主动脉狭窄、心房扩大、房颤、高血压……顾老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这颗“岌岌可危”的心脏还能重获健康。近日,上海市胸科医院心脏中心主任、心内科主任何奔带领多学科团队通力协作、挑战极限,成功施行了经皮主动脉瓣植入(TAVR)与左心耳封堵(LAAC)一站式手术,挽救了老人的生命。据查阅相关文献,此例手术在世界范围内尚属首次报道。

顾老先生今年79岁,年轻时就知道自己的心脏长在了右边。多年前,他被查出主动脉瓣狭窄、房颤,心功能也不太好。今年春节,他开始有明显气急的症状,稍稍活动就气喘,严重时脚踝肿得像馒头。由于疫情的关系,他靠吃消肿药物勉强度日。近一个月,老人病情愈发严重,晚上根本无法躺下睡觉,这才慕名来到胸科医院何奔教授门诊。

经过检查发现,患者主动脉瓣严重狭窄,瓣口面积不到1平方厘米,只有常人的1/4,心衰严重。左心房明显增大至48毫米,同时还合并房颤,卒中风险评分高达5分。何奔教授立即组织心脏中心团队,包括结构性心脏病亚专业主任潘欣,心内科副主任医师王承、江立生,以及超声科副主任医师马兰,谢晓奕医生,放射科心脏与大血管病影像亚专业主任江一峰等多学科专家,展开了细致的讨论。专家们一致认为,患者属于主动脉瓣严重狭窄合并严重心衰,一年存活率不到40%;同时存在脑卒中高风险,必须进行主动脉瓣置换及左心耳封堵。

要完成这个手术,面临着诸多挑战与困难。首先,老伯的心脏不仅右移还右旋了45度,心室及“进出”心脏的大血管都不在常规位置。其次,他的主动脉心室出口贴近胸骨,已经被压成椭圆形,植入人工瓣膜变成圆形后,会不会与胸骨发生摩擦?再者,患者由于心衰,在靠近左心耳的心包底部竟然有一大滩包裹性积液,这无疑将给左心耳封堵带来很大挑战。最后,也是最挑战和棘手的是患者属于“低射血分数低压差”的最严重的主动脉瓣狭窄类型,心功能很差,心脏的储备能力已经接近极限。专家们心里都很忐忑,可如果不做手术,老伯一年内的死亡率超过60%。“我们不能把病人往外推,手术要做!但要打有把握的仗。”何奔教授与团队针对每个难题,都制定出详细的方案与对策,最后决定迎难而上。

9月10日上午,在麻醉科吴东进医生的配合下,何奔教授、潘欣主任、王承医生率先上台进行经皮主动脉瓣植入术。团队以精准的手法,密切地配合,顺利完成了主动脉瓣膜的植入,监护仪显示患者的血流动力学迅速改善。可就在要进行下一步左心耳封堵时,超声报告突然提示心包积液似有增多,专家们观察到患者的血压很稳定,血流动力学也良好,那是为什么?此时,超声科谢晓奕医生发现了问题,原来是因为体位不一样导致了观察误差。“病人一切平稳,按照计划进行”,何奔教授果断拍板。随后,在食道超声指引下,完成房间隔穿刺,左心耳造影测量,最后完美地把一枚30毫米内塞式封堵器植入于左心耳,封堵手术也取得成功。

术后,顾老伯恢复良好,感到多年未曾感到的“心宽气顺”,很快就能出院了。此例一站式手术的成功,得益于心脏中心完善的MDT多学科联合讨论机制,也标志着胸科医院在疑难复杂、危重心脏疾病诊治领域迈上一个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