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滇医疗队员生死营救,傈僳族重度胎盘早剥孕妇母子平安

仁济医院南院  杨嘉麟  发布于:2020年7月30日 12:27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南院第九批援滇医疗队员们经过近1个月的工作,已经逐步适应云南永胜县人民医院的工作环境及流程,有条不紊地开展各项工作。

一天中午,一名傈僳族孕妇来到产科病房,肤色黝黑,身材消瘦,痛苦面容。她用当地话告诉产科医生,她前一天下午在田间劳动时,开始出现腹痛及阴道流血,因为家里种了很多农田,没有足够的劳动力,便咬牙坚持到施肥完毕。由于到医院就诊极不方便,所以她想能拖就拖。她回到家后,因腹痛明显加剧,伴阴道出血增多,在丈夫的陪同下连夜赶了很远的山路来到永胜县人民医院就诊。

仁济南院援滇队员妇产科医师张惠与当地医生一同接诊,陪同孕妇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化验、B超、胎心监护等检查。虽然B超没有提示明显异常,但胎心多次出现晚期减速,最低至80次/分(正常胎心率为120~160次/分),持续一分钟,吸氧后不能完全恢复。孕妇血红蛋白为98克/升,已经发生贫血。

在询问病史过程中,张惠医生了解到,按傈僳族的传统,孕妇不会计算婴儿的出生日期,且通常由家人接生。根据检查结果,并结合实际情况,张惠医生诊断孕妇为孕33周左右,胎儿宫内窘迫,胎盘早剥可能,若要挽救胎儿生命,需要急诊行剖宫产术。

当机立断,紧急手术确保母婴平安

孕妇告诉张惠,此次是她第5次怀孕,之前的孩子没有保住,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十分宝贵,请医生一定要救救胎儿。最终,经孕妇及其家属签字同意,张惠医生与当地医生密切配合,在30分钟内完成了各项术前准备工作。术中所见完全证实了术前的判断:子宫增大与孕月相符;子宫呈弓形,这种解剖学异常解释了患者多次发生自然流产的原因;子宫下段形成欠佳,子宫前壁偏右侧浆膜层可见6厘米×7厘米紫蓝色改变(子宫胎盘卒中,胎盘早剥的严重表现之一),胎盘后血肿出血量约500毫升,羊水胎粪污染且量少。张惠医师抓紧时间操作,以头位娩一活男婴。男婴体重仅1.8千克,已轻度窒息(Apgar评分6分,正常为10分),医护团队紧急予以心肺复苏,5分钟后恢复正常,转入新生儿科进一步救治。

由于诊断及处理及时,孕妇没有进一步发生常见的产后出血、DIC、肝肾功能损伤、胎死宫内等严重并发症。当张惠将术中情况告之家属时,家属非常感激。

医疗扶贫任重道远,援滇团队迎难而上

胎盘早剥是指妊娠20周后或分娩期正常位置的胎盘于胎儿娩出前,全部或部分从子宫壁剥离,是妊娠晚期的严重并发症之一,起病急、发展快,处理不当可威胁母儿生命,国内报道发生率为0.46%。重度胎盘早剥一旦确诊,必须及时终止妊娠,控制出血。

张惠医师介绍,重体力劳作可能是这名孕妇发生胎盘早剥的主要原因。如果救治稍有迟疑,便会导致严重并发症,而以当地的医疗卫生条件,一旦出现严重并发症,母子将是九死一生。

尽管面对种种挑战,援滇医疗队员们将努力克服困难,为淳朴的当地人民提供更高水平的健康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