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科医生李进与他的Ⅰ期药物临床试验中心

东方医院 李静  发布于:2019年6月9日 21:57 

在我国,治疗肿瘤患者的医院大体分两支:肿瘤专科医院与综合性医院肿瘤科。2016年底,由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转会”到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李进教授,如今已经成为东方医院肿瘤科的品牌与名片。2018年底ClinData公布的数据显示,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肿瘤科的临床Ⅰ期药物试验数量位列跃居全国第6,前5位中有3家肿瘤专科医院。

 

高质量的肿瘤1期药物试验中心很稀缺

中国的药物临床试验分为4期。Ⅰ期药物临床试验是从动物身上做完“实验”挪到人体的第一拨“试验”,被称为临床试验的“门户”,风险、责任、压力最大。作为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理事长,李进不但是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的行政主任,同时也是东方医院肿瘤Ⅰ期药物临床试验中心的学术带头人。

普通药物的I期临床试验以健康人作为试验对象,而肿瘤I期临床试验的对象是肿瘤晚期患者,用“走投无路”这些患者并不过分:买不到、买不起有疗效的进口药,或者根本就无法、无药可治了。而李进和他的副手郭晔等医生的作用,就是保护这些受试者在发生最小药物毒害的前提下,找到最有用、最有效的治疗药。

在国外,几乎所有专家对于标准治疗失败或者没有标准治疗方法的患者,都会推荐他们参加临床试验,这是肿瘤患者的一线生机。如果临床试验药物有效,受试患者就能获得疾病缓解或者延长生存期,药物临床研究也可以进入Ⅱ期、Ⅲ期,直到上市,对患者本人和对社会都是一种贡献。

还有一类患者,他们经济能力并不差,一直在吃国外已经上市、比较成熟的抗癌药,也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但是这个药在国内没上市,正好在我们这里进行Ⅰ期临床试验,他就可以在这里继续用药。且在接受药物试验期间内,均可免费使用受试药物,也减少了辗转国外购药的麻烦。

不过,对欧美患者有效的药物,对中国人并不一定有效。国外制药公司研发的肿瘤新药在中国必须经过中国的临床药物试验才能上市。李进和东方医院Ⅰ期临床药物试验中心,是连接肿瘤制药企业与广大肿瘤患者的关键性平台:患者使用该药的安全性、准确性、有效性决定着药企是否继续投入大量资金研发。不言而喻,高质量的肿瘤Ⅰ期临床试验中心与医院肿瘤学科的临床诊疗能力息息相关。

 

规范的“始达-东方肿瘤一期药物试验研究中心”

“始达-东方肿瘤一期药物试验研究中心”占地1500平方米,设床位数25张,成立才2年多,每月入组患者30多人,每月出院患者800多人次,累计开展30多项肿瘤新药Ⅰ期临床实验,涵盖肺癌、肝癌、乳腺癌、胃癌、食管鳞癌、鼻咽癌等近20个瘤种,已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抗肿瘤新药研发基地。

在走廊尽头,郭晔教授随手抬起胸牌对准“储药室”门锁,“滴滴”声响起,门却纹丝不动:“这道门,我是科室副主任也进不去”。无论是试剂、粉末还是片剂,肿瘤Ⅰ期临床试验药物的特殊性在于:或许有疗效,但也可能有毒性。因此,始达-东方肿瘤一期药物试验研究中心设有严格的门禁管理,只有药师、给药护士和送药员三个人进得去,避免人为的工作误差导致严重医疗事故。

成功的临床药物试验离不开科学严谨的设计方案与严格的质量管控。即便如此,每一位患者的毒副反应程度、每次减量的多少、毒副反应缓解程度等都需要身为PI的肿瘤医生审慎判断,花费大量时间及精力进行管理。对此,李进要求团队一丝不苟地按照《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GCP原则)进行,对自己负责,对整个研究团队负责。

除了严格的管理规范、先进的技术设备与充足的场地,让李进及其团队施展得开手脚的,还有来自“始达”的支持。作为全球最大最专业的独立抗肿瘤新药Ⅰ期临床研究中心,美国始达公司的官方网页显示,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南院Ⅰ期药物临床试验中心是美国始达在全球六家临床研究中心之一。

2017年3月,东方医院与美国始达公司达成合作,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Ⅰ期药物临床试验中心的全部规章、管理制度都将依照美国始达的标准,近100人的工作团队接受美国始达本部统一培训。此外,始达公司向东方派驻了近50多名CRC(临床协调员)、数据管理员和方案设计工程师,并被细分为:试验数据录入、试验样本管理、临床研究协调、研究中心管理、医学撰写等十余个岗位,与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的医生、护士、药剂师共同开展工作。

2019年初,勃林格殷格翰与东方医院合作开展国际抗肿瘤新药的早期研发。通过合作,中国的肿瘤患者将有望获得国际一流的临床研究新药和参加国际药物临床试验的机会。

早在2018年6月,李进与合作团队共同牵头研发的治疗晚期结肠癌的新药——呋喹替尼面世。这项研究由全国28家医院参与,共416名患者被吸纳参与研究。呋喹替尼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为9.3个月,较对照组显著延长了2.7个月,显示出了对结直肠癌作用强、毒性低、耐受性好的优势。国际医学界公认的“四大”顶尖医学期刊之一《美国医学会杂志》在线全文发表了这一重要成果,影响因子高达47.6分。论文经历4轮近半年的编辑部审查,期间编辑部针对研究设计、数据统计等方面提出了一百余个问题,凭借完整的数据登记系统,李进团队根据审稿专家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均提交了相应的数据,令所有专家信服。李进教授表示,这项试验和国外同行提出的问题,是给他本人和中国临床研究团队的一次锻炼,同时也是总结经验和未来克服错误缺点的一次很好的机会。

除了巨大的临床与科研成果,更加令人振奋的是,由李嘉诚和记黄埔旗下的子公司投资研发的呋喹替尼被称为土生土长的“黄河黄土黄种药”:由中国人发明、中国医生研究、中国企业研发。近期,李进和郭晔教授又接受委托正在开展呋奎替尼联合中国国产的抗PD-1单抗的Ⅰ期剂量探索性试验,对呋奎替尼进行二次深度开发。

此前,李进与合作多年的秦叔逵教授教授共同牵头、联合全国 33 家医院 37 位教授共同发起的中国东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作组织在东方医院成立。目前,全球进入智能化时代,李进带领的团队正与三家智能大数据公司合作,开发人工智能Ⅰ期临床研究平台。未来所有Ⅰ期临床研究将采用人工智能的方法进行管理,除了最关键的决策由专家把关外,其他步骤均由人工智能给出指令。

李进表示:希望Ⅰ期药物研究中心能够成为中国肿瘤临床研究的“孵化器”和“加速器”,持续推动国产药物上市,并将新药推向国际,增加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及综合实力。